主页 > 食坛快语 > 正文

城市与社会︱卡嫂:男人世界中的女人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2018年12月27日,河北省邢台市的个体卡车司机倪万辉、李婵夫妇在送货去往西藏的路途中,因为高寒缺氧而不幸去世,留下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这则令人唏嘘的消息瞬间刷爆了卡车界的微信朋友圈和各类新闻平台:关于卡车司机的职业风险再度进入大众的视野,同时引起注意的还有“卡嫂跟车”这种独特的公路货运现象。人们或许会问:“卡嫂”是一群什么样的人?跟车这么危险,她们为什么还要跟车?她们如何工作与生活?

城市与社会︱卡嫂:男人世界中的女人

成都传化公路港。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2018年6月至10月,出于对“性别与劳动”的关注,我对“卡嫂”这个群体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研究结果或可初步回答这些问题。研究的资料来源于对49位“卡嫂”进行的“一对一”深度访谈与228份“卡嫂”调查问卷。

“卡嫂”是中国公路货运业特有的概念,来源于某卡车司机组织的论坛,一般用来指称男性卡车司机的女性配偶。我的问卷调查数据显示:87.3%的卡嫂是农村户口,以初中学历为主(59.2%),半数以上生育了两个及以上的孩子(64.9%)。根据是否跟车,“卡嫂”可分为“留守卡嫂”与“跟车卡嫂”,不幸离世的李婵便是“跟车卡嫂”的一员。

整体而言,由于行车风险与家庭性别劳动分工,大部分卡嫂留守在家,并不跟车,就像某个卡车司机说的那样:“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夫妻二人最好不要都在车上。但是,由于近年来个体货运市场的低迷,车辆增多、运费降低,卡嫂跟车的比例有所增加。在以男性人口与男性气质为主的公路货运业中,卡嫂作为性别中的“第二性”,无论留守还是跟车,都发挥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但是,如“卡嫂”这个依据丈夫的职业身份建构出的名称一样,她们多元化的劳动不是被隐形于家务劳动之中,就是消散于细碎、无法量化的跟车劳动中,几乎从未引起太多的重视,她们的劳动价值被大大地低估了。

双重家计:一路奔跑的梅玲

卡车司机由于常年奔波在路上“以车为家”,因而其家庭往往呈现出“双重家计”的特征。“双重家计”意味着:第一,空间的分离:即“车”与“家”的分离;第二,夫妻的性别分工:丈夫主要负责“车”,妻子主要负责“家”;第三,生产与再生产的不同定位:卡车是主要的生产工具与收入来源,家则是进行再生产的重要领域。可以说,无论卡嫂是否跟车,大部分卡车司机家庭都不可避免地带有“双重家计”的色彩,但是对于卡嫂留守的家庭而言,其“双重家计”的程度更深、范围更广。

梅玲出生于1984年,是一名典型的留守卡嫂。在丈夫独自跑车的十几年中,梅玲一直留守在家照顾两个年幼的女儿与年老多病的公婆,丈夫则以1-2个月回家一次、每次回家休息2-3天的频率与她长期分离。梅玲与丈夫分工明确:丈夫主要负责跑车赚大钱,她主要负责管家、挣基本的生活费。

梅玲留守在家的工作与生活非常忙碌,她说她“6点20的铃子(闹钟),一年四季。”她把老人的租住屋、女儿的学校、工作的裁缝店都选择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每天骑着电动车“不停地跑”。我问她每天这么忙,哪有时间照顾各种家庭需求,她很乐观地说:“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就是挤嘛!”

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分隔两地,梅玲与丈夫仍保持着良好的亲密关系,她尽量通过电话、微信、视频把家里发生的事一一告知丈夫,并让丈夫时时出现在家庭事务的决定中。同时,由于丈夫职业的特殊性,梅玲与丈夫联系的时候非常谨慎。她一般不会随意给丈夫打电话,只有确认丈夫没有开车的时候才会打;她也会报喜不报忧,若是孩子、老人生病了,她会先把一切处理好,等丈夫停车休息时才会告知丈夫。

由于丈夫的工作颇具风险,梅玲每时每刻都非常担心。天气、路况、车祸的新闻等经常使她无法入睡。为了不让丈夫担忧,她很少提及这些事情;为了减少她的担心,丈夫也很少倾诉跑车的辛苦。每次丈夫出车,她都会准备好衣物、零食等,送丈夫去停车场。分别时,两个人都不敢说话,她转身之后也不敢回头。我问她丈夫的这份工作给全家带来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她说:“除了思念还是思念。”

“双重家计”是卡车司机家庭重要的性别分工模式,饱含了夫妻、亲子分离之苦,又展示出卡嫂留守在家所付出的劳动:如梅玲一样的留守卡嫂并未出现在物流港、公路上和驾驶室中为丈夫的工作直接贡献力量,却默默用自己多元化的劳动支撑着整个家庭再生产的正常运转,她们的付出、对家的维护与管理是卡车司机“在路上”的坚强后盾。

隐性劳动:找货的慧兰
上一篇:饶平县专业披萨培训深圳市汉旗餐饮培训机构 下一篇:信阳菜红遍中国的概率推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