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食品科学 > 正文

朱毅:人大代表指黑皮花生掉色不科学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食品中非法添加确实存在,但要有理有据有源头,一杯黑水打不翻一个品种。另外,合法食品添加剂不必以多添为佳,也不必谈添色变。神奇催蛋“蛋黄精”不存在,无非叶黄素而已。农业是食品安全的始发点,目前更应该重视的安全问题是重金属污染和农药残留。

  话说昨夜,做客央广《中国之声政务直通》栏目,幸会两会明星代表朱张金,之所以谓之明星,皆因他不辞辛劳携带了三百余样毒食品前来参会,昨晚给我现场展示了部分。我认真仔细研究那些“毒食品”,每一样都用封口袋装了,还用粉色纸片做了标签,其中有一大袋“毒食品”名曰“食品添加剂”,其中一袋当然是声名远扬的“染色花生”。他要我看看,问我敢不敢吃。

  看到那无非是博人眼球的毒食品之“食品添加剂”,就可以大致判断,这明星代表忽悠的成分大了去了,所谓的“毒食品”主要来自于网络盛传的各类实则莫须有的添加剂,就和当年江湖上神勇的“一滴香”一般,专家眼中仅只咸味香精而已,当不起香满楼癌上身的江湖毒食大佬声誉。当然,这黑皮花生,一眼看去,只能是判断可以自然成之,也可能染色所致。要是我不敢吃,明星代表会说,“看看吧,这毒大着呢,农大专家深明就里,吓得都不敢吃。”这敢吃吧,明星代表一定会不开心,因为我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看到这黑花生做大惊小怪呼天抢地状,明显不配合主角的布局谋篇。

  我坦然淡定地吃下去一颗,香香的。我想,至少,这一举动可以表明,我们天天在说的毒物即剂量,不是口是心非,是说到做到的。再则,这毒也就至多人工合成黑色素罢了,再来一把花生,我也不会怕得连退三步的。另外,表明我对中国食品安全的基本信心,黑皮花生染色的终究极少,在不知就里的情况下,吃到的概率也就极小,哪怕这是明星代表专门收集的。所以,大家都看见了,我居然,竟然,当然是吃了一颗。

  之后我问明星代表,这么多的毒食品从哪里来的啊?这黑皮花生哪里来的啊?明星代表很生气,大怒,确乎是指着我鼻子大骂,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就是因为有我这样的无良专家。我一个人,自是担不起这重任的,但也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很多不到,加之吃人家嘴短,毕竟吃了人家一颗花生啊,所以并未还嘴,默默反思。

  明星代表大骂后拂袖而去,未参加直播节目。对不起啊,我这嘴馋,嘴多,硬是把人家气走了。本想攀个本家,或者再讨一个今天三八节的祝福的,唉,都怪这颗花生米。

  黑花生种皮富含水溶性花青素,冷水泡一分钟也就可以掉色,热水只需几秒。作为一个代表,就是一心要做明星,也要讲科学。媒体更是应该有起码科学素养,不为这类做秀行为搭建平台,这杯并未有任何证据是染色导致的,连花生来源都说不出来的黑花生的黑水,在媒体上反复出现,无非是导致消费者的无端恐慌,就是我吃了一颗也起不了定心丸的作用,人说自己哪只吃一颗啊,心里还是忐忑;恐慌之后导致的抵制,黑皮花生种植户不幸躺着中枪。

  合法合理使用的食品添加剂让食品丰富多姿,为快节奏生活保驾护航,将其和苏丹红三聚氰胺等非法添加物混为一谈,也是不科学的制造恐慌。

  至于那个被明星代表说得神乎其神的“蛋黄精”,我见了一眼,未能实验室验证,大体判断就是叶黄素一类。蛋黄之所以呈现深浅不同的黄,是因为其中一般含有一种或数种类胡萝卜素,鸡本身并不能合成类胡萝卜素,只能通过摄食饲料而获得,所以进食的饲料不同,蛋黄就会显示出从黄到橙甚至到红的颜色变化。所以,饲料中添加叶黄素是允许的,可以改变鸡蛋的颜色,但是绝对没有一天一枚的催蛋神功。

  目前初级农产品安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重金属污染和农药残留,不要被人造烟雾迷了眼,想必经营过皮革生产企业的朱张金代表,最应该给大家说说的应该是,铬革废渣以及工业废水的处理。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由新浪财经主办的“2014新浪金麒麟论坛”定于2014年11月22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召开,本届论坛主题:变革与决策。聚焦改革深水期的中国经济的转型与挑战。 报名入口》》》 2015,决策下一步,等你来!)

上一篇:浙江工商大学食品营养科学联合研究中心成立 下一篇:华人科学家孙大文被授予国际食品科学院院士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