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把乡村振兴放在全球视野下考虑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嘉宾: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贾康

    采访人:本报记者 高飞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积极引入创新机制

  记者:实现全面小康社会,最突出的短板在农村,尤其是公共服务方面。农村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问题,社会各界都在探索,但现在可能还没有一个满意的答案。对此,您怎么看?

  贾康: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经济体,城乡分治二元经济特征仍然相当明显。在这种情况下,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要下大功夫去进一步解决。教育上,虽然总体来说实现了义务教育普及,但是在教育质量上,城乡之间差异还是比较悬殊的。特别是一些边远地区,要实现教育质量均等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医疗上,要在新农合基础上,推行大病统筹,进一步提高保障水平。住房上,农村从人均住宅面积来看,指标还不错,但有些地方是危房,需要改造。未来相当长时间里,我们在进一步优化解决“三农”问题时,要特别注重抓住怎么样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在中国广大农村把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切实提高起来。

  记者:新型城镇化战略,是要让农民大量迁徙到城市,给他们解决户籍。十九大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侧重点是不是把生产要素引入到农村?

  贾康:乡村振兴,比过去说的农村发展,涵义更开阔。特色小镇、城乡融合在一起的新区建设,都属于乡村振兴的大概念。乡村振兴过程中,要有好机制,确保把巨量的资源在较短时间投下去,完成基础设施建设和升级换代。这能把农村相对落后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水平,比较快地提高到和城镇区域接近一体化的水平上。同时还要有农村产业升级和新产业导入,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下,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结合,把各种要素的流动性提升起来后,真正调动多种要素的潜力和活力。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一定要在中国不同区域、不同特定场景,有高水平的定制化解决方案。各地都要乡村振兴,但绝对不可能用同一个模式到处去套,都得定制化地去解决。有一个创新概念叫做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更多地从政府之外去筹资。政府的钱是有限的,主要是起到四两拨千斤作用。PPP的特点是可以把超过政府资金的社会资本、民间资本、企业可动用的资本力量,发挥乘数效应、放大效应。在预算管理上往往表现为“可行性缺口补贴”,在一个整体可行性开发方案中,特色小镇也好,村区域新区建设也好,政府的钱是一个缺口补贴。有了资金支持,融资模式创新后跟着的是可贵的管理模式创新,它把政府、企业还有专业机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1+1+1>3”的绩效提升机制。PPP一般的特点是,项目时间段很长,而且里边要有称为O的运营期,比如说BOT、TOT、ROT,O指的都是Operation,是一种运营的概念。在运营期间,主体是有管理相对优势的社会资本方——企业来做运营。这样一来,让企业、专业团队来做,他们的相对优势充分地发挥出来,来促进乡村发展。所以,在乡村振兴过程中,特色小镇建设、产业新区建设,要积极考虑用PPP创新机制来做。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必须城乡一体发展

  记者:目前宏观经济换挡,正处于高质量发展阶段,您看“三农”发展分量是不是越来越足了?

  贾康:我觉得,不能只看第一产业,或者“农”字号的产业成分,在整个国民经济里的比重。从比重来说,趋势是下降的,但并不意味着重要性下降,它仍然是国民经济的基础,而且在以后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始终如此。它会更健康合理地和其他产业结合互动,会更多地跟工业、第三产业有机融合。

  三大产业里第一产业比重是在降低,这个道理也可以用到工业的比重。总体来说,工业也是远远落后于第三产业服务业上升幅度的。从全局来看,到一定时候,工业的比重会停滞甚至下降,在某些区域已经出现工业比重下降的情况,不能就说工业不重要,而是整个产业结构在升级。现有经验表明,第三产业还有相当大的提高空间,这又对应到农业的基础作用、工业的支撑作用、信息产业发展的引导作用,服务业是直接在末端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服务业会更充分、多样化地发展,但服务业发展同样是在农业基础之上。产业间通过有机结合和互动支持,使得整个国民经济结构更加优化、更加可持续健康发展。

  记者:近几年,我们提出新型城镇化、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您心里是不是有一种图景?

关键词阅读:       
上一篇:海湾地区股指纷纷大跌;MSCI王晓书:A股公司进入全球视野是机遇也是挑战;熊猫贡贡获“熊猫界奥斯卡”金奖 下一篇:全球视野看中国资产双周报(2020年第2期):1月境外机构买债数据说明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