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野看中国资产周报(2018年第30期):当大家都在担心“滞胀”,我在担心什么?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近期市场较为关注“滞胀”,股债价格的波动也反映出了这样一种组合。经济增长方面的观点在此不再赘述,市场担心通胀抬升的理由无非以下几种:1、汇率贬值导致进口商品价格上涨,所谓汇率传递效应;2、疫情的扩散导致猪价出现进一步明显抬升;3、夏粮为代表的农产品减产,可能导致粮食价格大幅上涨;4、房租价格的上涨;5、国际油价波动。

    从以上原因来看,真可谓“内外交困”,但仔细推敲下通胀压力真有那么大吗?对此我是不认同的。单单讨论汇率贬值导致通胀一点,理论上汇率贬值对于国内商品价格的影响是具有不确定性的,传导渠道包括了本币计价进口商品价格的抬升等刺激通胀的逻辑;也包括资本外流导致国内流动性收紧、央行干预汇率导致央行外汇占款负增长等不利于通胀抬升的因素。而从我国现实的数据出发,我们很难从图上看出人民币汇率与我国CPI 同比之间存在着什么明显的相关关系,这至少跟我国中间投入品与最终消费品较低的对外依存度(分别仅为6.4%、4.8%)是密切相关的。

    往后看债券市场,相比汇率贬值引发的输入性通胀,我可能更加担心汇率与中美利差之间的联动关系。今年上半年的组合是“汇率贬值+中美利差收窄”,为防止单边贬值预期的形成,“稳汇率”的需求在下半年大概率将有所加强,若美元指数、美债收益率进一步走高,中美利差预计难以继续维持在此前50-60bp 的低位。

    事实上,近期中美利差已悄然反弹至81bp,重回“舒适区间”。

上一篇:“地域文学与世界视野” 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 下一篇:以全球视野和长远考虑 做好“生态进阶”这篇大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