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独家报道 > 正文

惠城水北社区蹲点报道:从村民到“股民”的幸福转身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来自惠城区江北街道水北社区的蹲点报道

  上世纪90年代,位于惠州东江北岸的水北还是个普通村庄,后来因江北新城区开发建设,全村耕地被征用。21世纪初,随着我市启动“两江四岸”整治工作,水北村整体搬迁进入实施阶段,3500多名村民陆续搬迁至安置区——现在的水北社区。

  曾经破旧杂乱的“城中村”,何以一跃成为人人羡慕的幸福小区呢?让我们一起走进水北,了解背后的故事。

水北实现华丽蝶变。 惠州日报记者钟畅新 摄

  幸福水北

  幸福挂嘴边

  家住惠城区江北街道水北社区的王群英老人今年77岁了。每天清晨,闲不住的王阿婆总会早早起床,到附近菜市场儿子租下的摊位前,帮着清理烂菜叶等,收拾好后便回家和老伴一起吃早餐,接着再前往社区老人活动中心聊天、看电视,天气好时还会去附近的公园逛逛。

  “做梦都没想到会过上这样的好日子!”谈起现在的幸福生活,王阿婆无比感慨。以前家里穷,王阿婆和老伴经常为孩子的学费发愁,每到开学时就要四处借钱,然后靠喂猪种菜卖钱还债。

  其实,在水北社区,上了年纪的老人都有着和王阿婆一样的感慨,过去的水北村,村民靠养鱼、种菜为生,日子十分清苦。

  “缺钱少米,菜里没油。”73岁的叶凤娇老人边说边摇头。

  “骑着破自行车去陈江打零工,有一个月拿到了300元工钱,高兴了好长一段时间。”75岁的郭炳开老伯记忆犹新。

  “白天去市区工地做搬运工、装水管,回到家里还要种菜,常常晚上十点还吃不上晚饭。”65岁的王国祥老伯话有一箩筐……

  现在的水北,目光所及之处,一幢幢住宅楼整齐划一,社区内公园、文化活动中心、幼儿园、医院等生活配套设施齐全。白天,上班上学进出的人络绎不绝;夜幕降临,公园、广场上音乐飘荡,人们随着节奏跳起欢快的舞步,尽享幸福时光。

  “在外面聊天时,别人听说我是水北社区的,立刻竖起大拇指,为水北点赞。”郭炳开老伯高兴地说。确实,在集“全国科普示范社区”“省文明社区”“省宜居社区”等众多荣誉于一身的美丽社区里生活,水北人都深感自豪。

  洗脚上田

  村民变居民

  1990年,水北村耕地被征用,面对城市居民身份和征地补偿款,村民在高兴之余也透露出对未来的担忧。

  今后村子怎么发展?是坐等安置还是主动探索?当时,村党支部班子反复讨论,并召集党员和村民代表开会,最终决定把所有征地补偿款集中起来,发展集体经济,走共同富裕之路。

  据社区工作人员介绍,当年水北村的征地款共3900余万元,如果当时平均分到村民个人的话,人均才2.5万元左右。

  “实践证明,这步棋走对了,而且走得很好。”作为当年的村民代表,王国祥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赞叹不已。他说,如果当年把征地补偿款发到各家各户,那就真的成了“一顿饱”,不可能有现在的“长流水”。

  方向对了,但路怎么走?随着惠州城市化发展,水北地理位置的优越性日益凸显,于是,经济基础薄弱、人才资源匮乏的水北村首先想到了商铺。

  “土地被征后的十多年间,村集体经济收入主要靠商铺出租,每年人均分红才几百元。”原村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商铺回报快,且具有一定的稳定性,但发展潜力不大,增值能力不强,如果项目没选好,这个“金娃娃”就成了“烂泥巴”。

  1999年,水北由农村管理区改制为水北社区居委会。社区“两委”班子抓住“搬迁”机遇,不断完善基础设施,大力发展集体经济,推动水北“脱胎换骨”。

  然而,要实现“城中村”的美丽蝶变,让“洗脚上田”的村民有业可就、有钱可赚,生活得到改观,就必须找到破解农村集体经济发展的“良方”。

  实行“股改”

  居民变“股民”

  2005年,水北社区党支部换届,新一届社区领导班子决定对集体经济实行股份制改革。这对当时的水北来说是一件新鲜事。

  “很多人不理解,明明可以分到个人的钱,为啥交给集体经营,经营不善怎么办,经营好了又怎样确保居民利益?”社区一位老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居民的疑惑、顾虑确实让社区全体党员干部压力不小。

  开弓没有回头箭,只有敢为人先,才能不居人后。

上一篇:写字楼“大降温”:空置率攀升与降租双面夹击 业主谨慎对待金融客户 下一篇:英国各族裔收入差距报告发布 华人是最高薪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