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保健食品 > 正文

“这个时候我们不上谁上?” 雨城区妇幼保健计划生育卫生服务中心众志成城抗击疫情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四川新闻网雅安2月12日讯(鲁妮娜 文/图)2020年春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开始后,雨城区妇幼保健计划生育卫生服务中心立即召开全体职工动员会,成立领导小组迅速开展工作,组织人员购买物资,安排人员支援各个卡点,并成立了留观点医疗救治小组。整个春节假期,全体职工取消休假,参加到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中。

“这个时候我们不上谁上?” 雨城区妇幼保健计划生育卫生服务中心众志成城抗击疫情

 

面对疫情,该中心全体职工没有退缩,他们选择站在了这场战役的最前线。4个卡点、1个留观点,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中,这些地方成了该中心职工们奔赴的“战场”。

该中心在市区成雅铁路雅安站、西门汽车站,以及南郊、北郊高速路口站设立四个卡点,监测来雅人员体温、登记身份信息。疫情发生以来,该中心434人次分别到4个卡点值守。

此外,该中心每天派出9名医护人员昼夜轮换值班,对1号留观点的留观人员进行医学观察和科学防控。“这时候我们不上谁上?”这是该中心医务人员共同的心声。

我有经验,我不上谁上?

王廷友是该中心外科门诊的医生,从1月23日晚上开始,1号留观点就成了他日常工作的地方。

王廷友记得,那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九,中午下班回家和家人吃了团年饭后,电话铃声就响起了。“1号留观点需要有人接收病人,单位决定先派四位男同志上。”王廷友放下电话后,随即将孩子和妻子送到外婆家。此时,原本打算回泸州老家的王廷友的母亲,也执意要留在家里陪儿子。

大年三十早上8点,是王廷友在留观点工作的第一天,在那天,留观点就接收了24个留观病人。

所谓留观病人,都是有流行病学史的群众。在和他们接触时,工作人员必须穿上防护服做好防护措施。测体温、送饭、打扫卫生、垃圾分类、进行心理干预……留观点的事不但多,而且杂乱。

第一天到留观点的王廷友还遇到了点小麻烦。在接收的留观病人中,有位老人不理解,从下车开始就一直骂骂咧咧。王廷友走上前去了解情况,原来老人并没直接前往湖北或接触确诊病患,但老人的孩子接触过。“隔离是为了安全,也是为您和您的家人着想……”经过一番劝说,老人的情绪逐渐稳定了。

当晚,王廷友在留观点将工作流程理了一遍,第二天同事接班时,他又将流程告诉了同事。回到单位后,他又总结了在留观点遇到的一些问题,提出改进建议交给上级。 “在单位,我临床经验比较丰富,这时我肯定要上。把流程理顺,把防护工作做好再教给同事们,这样更有利于工作开展。”王廷友说。

我是党员,我不上谁上?

2月7日,曹雪芹正在成雅铁路雅安站疫情防控检查点工作。从1月24日开始,原本该在彩超室工作的她,就一直变换着工作地点。

有时在1号留观点,有时在超市门口,有时在高速路口,有时在火车站。同时变换的,还有她工作的具体内容。为乘客测体温登记信息,到从湖北返雅人员家中随访,在留观点做医学观察……

因为疫情的缘故,曹雪芹已有半个多月没有休息了。在她家里,有两个儿子,一个五岁、一个两岁。最近学校开始网上授课,年迈的爷爷奶奶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好在部队服役的丈夫这段时间休假在家。“丈夫在家帮了我的大忙!孩子的学习我暂时不用操心,也能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曹雪芹说。

丈夫帮了曹雪芹的忙,曹雪芹却总是帮大家的忙。平日里,曹雪芹被同事们称为“热心大姐”。疫情刚发生时,她就到药店买了中药,给全中心的同事熬了“大锅汤”。

不过,在曹雪芹看来,这些事情都“不值一提”,当前的疫情防控工作才是最重要的。“这时正是需要医务人员的时候,我是医务人员又是党员,没有理由退缩。”曹雪芹说。

我们年轻,我不上谁上?

“没事,年轻人嘛,吃了药很快就好了。”该中心超声科谢敏和检验科的何燕一起,每天夜间都在监测点轮守。如果是上半夜的值守,两人要从晚8点上到第二天凌晨2点,如果是下半夜,那就要从凌晨2点上到早上9点。

从1月27日开始,两人就一直搭档在一起上夜班。夜里天气凉,最近雨水又多,两人先后受了凉。“因为以前从来没上过夜班,经验不足。”何燕说,受凉后的感觉不太好受,尤其还要戴着口罩,目前两人已连续上了7个夜班。

上一篇:同比增长,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医疗保健,互联网 下一篇:湖南,得罪了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