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20次上诉!红通黄海勇坦言:很害怕 周围都是毒贩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原标题: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 第二集《织网》

秘鲁利马

解说词:秘鲁,这个位于西南半球的国度,和中国隔着太平洋遥遥相望。从中国到秘鲁必须转机,飞行时间超过24小时。从2008年起,一个追逃工作组曾经无数次感受这条航线的漫长,而比这更漫长的,是在秘鲁整整八年的追逃之路。

【人物出场包装】

解说词:追逃对象叫黄海勇,深圳裕伟贸易实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涉嫌走私罪,案值12.15亿元,并涉嫌逃税7.17亿元,1998年8月出逃。2001年,中国就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红色通缉令。调查发现,黄海勇多年藏身美国,但几乎每年都要从美国飞到秘鲁,和在那里做生意的弟弟会面,他还将一笔巨款转移到了秘鲁。中国于是向国际刑警组织秘鲁中心局提出请求,一旦发现黄海勇入境,就依据红色通缉令将其拘捕。

解说词:2008年10月的一天,黄海勇像往常一样从美国飞到秘鲁首都利马,这次他甚至计划好了和弟弟一起去考察秘鲁矿业,有意投资开矿。他没有想到这一次不同以往,天网已经张开。他刚一入境,秘鲁警方当即在机场将他拘捕。从1998年他出逃到这一天将他抓获,追逃人员已经付出了十年的努力。他们没有想到,从这一刻到黄海勇最终被引渡回国,还要经历漫长的八年。

费继恒(海关总署缉私局工作人员):通过这十年,我们成功地在秘鲁把他抓获到,满心欢喜地去,结果到那儿,又一盆冷水浇下来。

解说词:秘鲁是第一个和中国签订引渡条约的美洲国家,条约签订以来这是第一个案例。中国和秘鲁有着良好的外交关系,秘鲁也有良好的意愿推动引渡,但黄海勇并不想就此认罪服法,他重金聘请秘鲁顶尖名律师来对抗引渡。

黄海勇(红通人员):在秘鲁很有名,费用很高,每上一堂庭就是3万块美金。他的信心非常大。他直接就跟我说,他说你都不用担心回中国的事情,因为是不可能的。

解说词:黄海勇当时羁押在利马的卡亚俄监狱,这次摄制组经秘鲁政府许可,得以进入他当年的监舍拍摄。

卡亚俄监狱工作人员:关押黄海勇的5号监区,是监管最严的区域,位于监狱中心。

记者:这就是黄海勇的房间?

卡亚俄监狱工作人员:对。

记者:他是两个人住一间?

卡亚俄监狱工作人员:他跟另一个人合住。

记者:当时黄先生是在上铺还是下铺?

卡亚俄监狱工作人员:下铺。

卡亚俄监狱工作人员:早上6点到下午5点,是他们的活动时间,他们只能在这个监区内活动,不能出这个监区。

解说词:黄海勇自己也没有想到这场法律战会持续八年,这八年他几乎都在监狱度过。他的律师起初信心十足,甚至告诉黄海勇能帮他获得自由。

解说词:这起引渡案在秘鲁受到相当高的关注,媒体多年连续报道。按照秘鲁的法律规定,能否引渡必须先经法律裁决。2009年,秘鲁最高法院作出了同意引渡的裁决,看起来就该顺利引渡了,但其实激烈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维克托·迪科纳(时任秘鲁最高法院院长):引渡的程序既符合刑事诉讼法,也符合中秘双方签署的引渡条约。但是另一方面,根据我们国家的规则和法律,他也可以上诉。只要他上诉,是必须受理的。

解说词:原来,秘鲁的司法体系里,在最高法院之外还有三个体系。

第一个是秘鲁还有宪法法院,有权否决最高法院的裁决;

第二个体系,是总部位于哥斯达黎加的美洲人权法院。秘鲁是美洲人权组织成员国,按照缔约规则,美洲人权法院的判决法律效力凌驾于成员国本国之上,必须无条件执行;

第三个体系叫做“人身保护令”,秘鲁境内公民和外籍人士如果认为人身权利受到危害,可以随时向任何一家、任何一级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诉讼门槛非常低。

解说词:黄海勇的律师对这个体系非常了解,各处上诉。这多个体系,哪一个如果亮红灯,引渡都得中止,只有都准许放行才能引渡。但是,想要它们同时亮绿灯,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贾桂德(中国驻秘鲁大使):他提出了二十次上诉,十次提出人身保护令,两次诉到了最高法院,两次提交到了宪法法院,三次提交到了美洲人权法院。这个八年的时间意味着什么呢?中秘两国有将近二十个机构,参与到这个进程,意味着秘鲁方面历经了两届政府,两任总统,五任外长,十一任司法部长,十二任内政部长。那么对于我们驻秘鲁使馆而言,历经四任大使,四任参赞。

解说词:这是一场持久战,三个司法体系交替轮流地让引渡一再受阻。首先是黄海勇的律师上诉宪法法院,声称同意引渡会危及他的人身安全。2011年5月,秘鲁宪法法院作出裁决不同意引渡。

关键词阅读:     
上一篇:涉案4.85亿美元、3任行长出逃的大案 最新细节曝光 下一篇:红通贪官:跟人喝酒划拳 看新闻别人才发现他被通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