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莱曼尼生前死后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1月3日,伊朗军方灵魂人物苏莱曼尼被美军定点清除,美伊关系再度来到“一触即发”的边缘。事发后不到五天,1月8日,一架客机在德黑兰起飞不久后坠毁,机上176人无一生还。1月11日,一度否认与客机坠毁有关的伊朗方面承认,这架乌克兰客机是因军方“失误”被击落。

  “蝴蝶效应”般的惨剧令人唏嘘。在定点清除苏莱曼尼后,特朗普曾声称,“我们没有发动一场战争,而是阻止了一场战争”。但谁能断言,苏莱曼尼的死究竟是“结束还是开始”。

  一个传说中的影子

  2007年,伊拉克境内美军数量达到历史最高的17万人。在伊拉克城市巴士拉,残垣断壁之间,什叶派武装民兵与美军周旋激战。陷入鏖战的美军,每天都有伤亡。

  一天,时任驻伊美军司令彼得雷乌斯收到一封由伊拉克总统转达的信息,“你应该知道,我,苏莱曼尼,掌控伊朗对伊拉克的政策,以及叙利亚、阿富汗、加沙等地的政策,忘了其他所有人,忘了伊朗外交官,我们应该达成交易。”

  听罢,彼得雷乌斯抬头说,“我没法和一个低阶军官坐下来谈。我不可能和一个杀死我士兵的人坐下来谈。”

  从幕后到台前,这是苏莱曼尼首次“露面”向美国人公开示威,告诉他们谁才是这里的“老大”。此前,他是一个传说中的影子。

  1957年,苏莱曼尼出生在伊朗一个贫农家庭。入伍前,他只接受了5年的义务制教育,做过建筑工人、水利机构合同工,靠微薄的工资为父亲还债,补贴家用。

  1979年,成千上万的伊朗人走上街头高喊口号,庆祝伊斯兰革命推翻西方支持的国王,霍梅尼成为伊斯兰共和国最高领袖。那年,成千上万的伊朗青年志愿加入霍梅尼旗下的伊斯兰革命卫队,22岁的苏莱曼尼也被革命热情吸引,成为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员。

  然而,伊朗伊斯兰革命的成功,刺激了邻国伊拉克。1980年,在争夺地区霸主的较量中,两伊战争爆发,苏莱曼尼踏上战场。“那时我们都非常年轻,想为革命效忠。”苏莱曼尼在一次采访中说。

  从两伊战火中走出来的苏莱曼尼,逐渐成为伊朗军队的骨干。

  一名亲历战争的什叶派人士回忆,20多岁的苏莱曼尼很快升任师长,带领突击队在伊拉克境内作战。两伊战争打了8年,50多万人战死。但苏莱曼尼的表现为他赢得了极高声望,战后成为革命卫队在克尔曼省的指挥官。

  上世纪90年代,苏莱曼尼加入圣城旅。这支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精锐部队,拥有伊朗最先进的装备和最忠诚的战士,直接听命于伊朗最高领袖。与常规部队不同,圣城旅主要在海外战场作战,被视为伊朗“革命输出”的重要力量,也被视为最神秘的伊朗部队。这支力量也一直被西方确信,策划了多起针对美国的袭击事件。

  没有官方资料公布苏莱曼尼具体在什么时间担任“圣城旅”指挥官,根据西方学者推测,苏莱曼尼1997年左右掌握了圣城旅指挥权。这一时间正值阿富汗境内塔利班势力崛起,“圣城旅”需要一个强势的指挥官应对中东地区的新威胁。

  离西方最近的一次

  就在苏莱曼尼成为伊朗中东战略的架构师,计划在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打造一片以什叶派为基础的势力范围之时,“9·11事件”给了这个刚刚出道的军事将领一个“机会”。

  纽约世贸双子塔的轰然倒塌,让本·拉登的名字被全世界熟知,阿富汗塔利班也成了恐怖主义的代名词。作为极端主义力量,塔利班不仅威胁着美国,也威胁着伊朗的什叶派,伊朗民众不时走上街头,声讨塔利班的暴行。

  “9·11事件”可能是苏莱曼尼距离西方最近的一次。美国情报人员秘密与这位老对手——“圣城旅”的指挥官接触,希望伊朗方面能与美国合作,对付来自塔利班的威胁。

  但情报人员的秘密接触,并未换来美国高层的信任。彼时的美国高层坚信伊朗仍是美国在该地区的威胁。这直接导致与苏莱曼尼谈判的破裂。

  不过苏莱曼尼的身份几乎无人知晓。甚至在伊拉克战争打响后,美国军官们只知道有一个伊朗军事行动的背后操纵者在控制着一切,苏莱曼尼一直隐藏于阴影之中,他的名字也从未在军事情报资料上出现过。

  然而,美国人开始发现,苏莱曼尼的确不一般。

  伊拉克战争爆发,让伊拉克国内的局势变得更加复杂。萨达姆政权倒台后,教派间冲突不断,什叶派伊朗则开始暗中帮助伊拉克什叶派武装。

  2007年,圣城旅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占领了南部城市巴士拉,并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发生严重流血冲突。伊拉克什叶派民兵计划周密、训练有素的袭击,让联军意识到这并非普通民兵武装能做到的。就在这时,苏莱曼尼通过伊拉克总统向美军司令“叫阵”,让外界知晓,原来一直以来袭击事件的背后操控者就是苏莱曼尼。

  从幕后到台前

关键词阅读:    
上一篇:国际丨两男子疑协助戈恩逃亡 一人为前美国特种部队成员 下一篇:互联网新闻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