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仿制药我们很难追赶

时间: 来源: 未知浏览:
印度的仿制药我们很难追赶





“3月1日至5月16日,全国共验放出口防疫物资价值1344亿元。”近日,海关总署发布声明。

目前,国内口罩的日产能已经稳定在1亿只以上。并且,随着海外疫情的发展,产能还处在爬坡阶段。

“没有一个国家不想立即从中国买到呼吸机。”



作为防疫的另一项重要物资,呼吸机的需求一直有增无减。当下,国内呼吸机的产能已占到全球产能的1/5左右。

不过,我国出口的防疫物资,不论是口罩、防护服,还是呼吸机,都是技术门槛比较低的行业。或者说,主要是资源依赖型行业。

同样是防疫物资,额温枪的需求量也很大,大部分零件已经实现国产化,但核心元件依旧缺乏。任由国外元件供应商坐地涨价上百倍,直接带动国内额温枪价格暴涨。

至于更高端的重症肺炎抢救神器ECMO(人工心肺),国内既不能生产核心耗材,也不能生产设备。

防疫物资出口潮虽然热闹,却并未构建核心壁垒。热闹过后,势必回归冷静。

其实,常态化交易一直在正常进行。只是被热闹声音暂时淹没了。

4月,海关总署也曾公布一组数据:一季度我国进口医药材及药品619.1亿元,增长14.8%。

不论是原研药还是仿制药,我国对进口药材的需求度依旧很高。

至于仿制药,截止2017年底,国内4000多家药企,上市药物中90%以上都是仿制药。同年,中国仿制药市场规模便达到了5000亿元。

尽管国内仿制药比例很高,5000亿数字也很大。不过,《我不是药神》却一举将国产仿制药拉回现实,在仿制药方面,我们跟印度差距还很大。

作为世界第一仿制药大国、全球1/5高端仿制药生产国,印度自2019年“中印药品监管交流会”召开以来,布局中国的步伐明显加快。

其中,率先行动的就是印度最大仿制药企业太阳制药。该企业旗下多款肿瘤产品,正逐步引进到中国市场。

要想阻击印度,摆脱医药进口束缚,甚至实现中国医药全球化。仅靠仿制药的追赶是不够的,还必须加强原研药的研发与推广。

【2】

“没有技术,命运就在别人手里。而我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近年,随着竞争加剧,国内仿制药陷入发展困境,纷纷加码原研药的投入。



而恒瑞医药的创始人,出身于“药界黄埔军校”中国药科大学的孙飘扬,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学子,既是当时国内制药行业的顶尖人才,又看到了行业发展的落后局面。从1980年代投身制药行业,他就认定只有做原研药才有出路。

起初,作为一个没有资金、没有人才的制药小厂,恒瑞医药立身之本也是仿制药。

不过,2000年,恒瑞医药在沪交所上市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在上海建立创新研发中心。

并且,花重金从美国请来顶级设计师,将研发中心按照国际一流标准1:1打造。

有了“梧桐树”之后,孙飘扬又在全球范围内遴选“金凤凰”。据悉,目前恒瑞医药3400多人的研发团队,海外科学家多达200多人,硕士、博士学历的有2000多人。

2004年,阿帕替尼在恒瑞立项,我国的抗癌药正式进入创新药时代。

直到2014年,阿帕替尼完成全部临床试验,终获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准上市。十年,磨成一剑。

与此同时,恒瑞医药还着手进行多款抗肿瘤药、麻醉药等方面的新药研发。
关键词阅读:           
上一篇:印度点燃边境冲突失算了,尼泊尔出兵反击! 下一篇:印度降息25个基点 10天前推20万亿卢经济刺激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