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企业新闻 > 正文

治理校外培训需重拳出击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治理校外培训需重拳出击(教育眼)

  “超纲”“拔高”改换名目,防暗访“假关门”应对检查……校外培训机构出现了一些新动向。

  朱慧卿作(新华社发)

  补课费成普通家庭最大支出

  本报记者 何 勇

  今年暑假,沈阳的郝女士过得一点也不轻松。她为上初中的儿子报了语文、数学、英语3科课外培训班。每天她都要陪儿子到和平区十三纬路一个老写字楼里补课。

  因为现在对在职教师补课查得紧,培训机构便很警惕,每天上课都有工作人员和家长把守,教室的门窗也不敢开。

  “上课的都是名校老师,虽然补课累、花钱多,但孩子的同学几乎都报了,咱也得补啊,考高中差一分就可能差一档。”一小时100元,这个暑假,郝女士花了两万多元。

  这是辽宁一位普通家长的真实状态。

  前不久,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在沈阳、抚顺、本溪、铁岭等4市,采取听市、县政府汇报,分别召开校长与教师、家长、培训机构负责人座谈会,到学校、培训机构实地调研,开展学生、教师、家长问卷调查以及暗访等多种形式,对全省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情况开展了专题调研。调研发现,用于子女补课的费用平均每月在2000元以上,补课已成常态。

  记者在沈阳调查发现,几十人大课费用至少一小时100元;普通老师一对一补课,每小时要300元;如果“市三所”(当地3所初中名校)老师则更高;初三、高三冲刺阶段,名校教师一对一补课千元一次。而且由于市场需求大、名师少,课外培训往往供不应求。

  补课已成为普通工薪阶层家庭的主要支出。辽阳一位在国企上班的家长告诉记者,从初一开始,基本每年一个人的工资就要全部用到孩子补课上。“平时三四百元一次补课,初三就得上千元。别人都补,自己也没有办法,不能给孩子留遗憾。”

  有的家长为给孩子补课,不得不在外兼职。记者有一次找代驾,司机有正式工勤编制,夫妻工资不算低。“孩子在普通高中就读。每到放寒假、暑假之前3个月,我都得出来做代驾,一个月代驾差不多有6000元收入,好供孩子上辅导班。”

  学校应是教育的主阵地。采访中,家长意见最大的就是,许多校外培训机构以应试教育为目的,“提前教学”“超纲教学”,严重冲击学校的正常教育;更有个别培训机构和一些老师相互依托,抬高补课价格, 组织学生进行课外培训。对此,今年沈阳教育部门作出规定,一旦发现中小学校教师在校外补课,调离教课一线3年。

  朱先生最近给读二年级的儿子报了国学班。学费一年1.6万元,一次性交清,每周两次课,每次一个半小时。这是朱先生给儿子报的第六个兴趣班。英语班每年1.5万元、跆拳道班每年8000元,再加上足球、口才、钢琴等等,总共差不多8万多元。钱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孩子从周一到周日,只有周日下午可以休息。

  在沈阳,初中以前报各种兴趣班,初中后报辅导班,成为一种风气。“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成为一些家长的自我安慰。记者熟悉的一些家长,不管男孩女孩,一般都要报3个以上的培训班。

  也有家长表示,虽然补课费用高昂,但校外培训机构确实弥补了校内教育的不足。尤其是小学阶段,校内的艺术教育明显不足,而校外机构的师资力量、课程研发、沟通服务等相比较而言还是不错的。

  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的调研还显示,校外培训机构多头管理、整治不力是学生课外负担越来越重的原因之一。虽然三令五申校外培训机构不许搞“应试、超标、超前”培训,但绝大多数校外培训机构就是为“应试”而生的,何为“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在实践中较难界定。

  而且,校外培训机构的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由教育、民政、工商部门多头发放,谁是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主体并不清晰,导致监管缺位。

  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建议,校外培训机构应由教育部门统一监管。改变多头监管的局面,明确教育部门为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主体,相关部门配合日常监管,对违规培训一经发现立即吊销办学许可。

  加强学校课后服务,是治理课外补课乱象的一个重要手段。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小学生和中学生在校时间有明确规定,课后服务的时间不属于义务教育范畴,所以,应在自愿的前提下坚持“谁受益谁出资”的原则。建议明确规定课后服务费用由参加者承担。

关键词阅读:   
上一篇:视频网站亟需走出数据攀比误区 破除"唯流量"顽疾 下一篇:国际油价多次突破80美元关口 真会“破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