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企业新闻 > 正文

遭遇违法强拆,财产受损咋赔?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最高法院对许水云案终审判决行政赔偿,实现产权全面保护——

  遭遇违法强拆,财产受损咋赔?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万祥

  编者按 1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分别公布一批涉产权的典型案例。案例涉及合同履行、知识产权、行政管理、刑事犯罪、诉讼保全和国家赔偿等领域,既有最高法院对政府违法强拆终审判决行政赔偿的案例,也有最高法院赔偿委员会直接审理并决定赔偿的首例刑事违法扣押赔偿案;既有涉产权刑事申诉案,也有涉产权保护公证指导性案例。

  这些案例反映了政法机关在加大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督促政府诚信守约、规范行政管理行为、纠正违法执行行为、加大国家赔偿力度等方面的努力。说到底,不管是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还是做好人权保障,都需要从加强产权保护着手,依靠法治,把产权制度这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石打稳打牢。

  63岁的许水云胜诉了,他被违法强拆的房屋将依法获得赔偿。2018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再审许水云诉浙江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一案,并当庭宣判。

  旧城要改造

  房屋遭强拆

  二七区块位于浙江金华市江北老城区,这里曾是金华城市核心区危旧房最为集中、基础设施薄弱、治安和消防隐患最突出的区域,是名副其实的棚户区。二七区块改造是金华市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旧城改造工程。

  2001年7月,在婺城区后溪街西区地块改造及“两街”整合区块改造项目建设中,原金华市房地产管理局向金华市城建开发有限公司颁发了房屋拆迁许可证。许水云位于金华市婺城区五一路迎宾巷8号、9号的房屋正好在上述拆迁范围。在拆迁许可证规定的期限内,许水云一直未拆迁。

  2014年8月31日,婺城区政府发布公告,明确对二七区块范围实施改造,公布了房屋征收范围图。许水云房屋所在的迎宾巷区块再次落入征收范围。同年10月26日,婺城区政府发布房屋征收决定,许水云的房屋被纳入征收决定范围图。

  据了解,早在婺城区政府作出征收决定一个月前,许水云的两处房屋就已被强制拆除。

  记者从法院方面了解到,涉案房屋自2014年9月被拆除后,许水云至今未取得任何金额的补偿或者赔偿,原因是多重的。双方当事人均有相应的责任。婺城区政府在此期间也一直表示愿意对许水云进行补偿,只是因为双方对补偿内容有较大分歧,而未能及时补偿。

  建筑公司实施了强制拆除,是行政侵权还是民事侵权?应当由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此,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会长马怀德认为,依法应当由行政机关行使的职权,行政机关既不能放弃,也不能任意授予其他组织行使,“通过行政诉讼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把行政权关进制度笼子,其中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审查行政机关是否超越职权以及是否放弃履行职权”。

  强拆虽被判违法

  受损财产难赔偿

  许水云选择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财产权益。他请求法院确认婺城区政府强制拆除其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同时提出包括房屋、停产停业损失、物品损失在内的三项行政赔偿请求。

  2016年12月,金华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根据裁判结果,婺城区政府强制拆除许水云房屋的行政行为被确认为违法。法院同时责令婺城区政府参照《婺城区二七区块旧城改造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对许水云作出赔偿。

  此后,许水云对一审判决不服,又提起上诉。许水云上诉称,《婺城区二七区块旧城改造房屋征收补偿方案》(以下简称补偿方案)对其不再具有法律效力,不得作为其房屋赔偿的参照标准。同时,房屋征收不适用婺城区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决定,那么相关的赔偿标准就更不应该根据上述补偿方案进行。

  “一审法院的做法,给出了严重危险的导向,就是行政机关可以肆意违法行政,并不会因此承担不利后果,反而可以自行按照原来的补偿方案进行赔偿。”许水云上诉时表示。

  浙江省高级法院二审判决认为,房屋虽被婺城区政府违法拆除,但该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后,因征收所应获得的相关权益,仍可以通过征收补偿程序获得补偿,许水云通过国家赔偿程序解决涉案房屋被违法拆除的损失,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

关键词阅读:   
上一篇:机构争相布局盈利仍是难题 长租公寓将残酷洗牌 下一篇:春运40年:从一票难求到“互联网+”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