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企业新闻 > 正文

首位走入广州民企的世界级科学家:要做世界第一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张必良被广州的创业环境吸引 从美国顶级实验室回国创业 成RNA行业龙头

  赢在转折点 要做世界第一

首位走入广州民企的世界级科学家:要做世界第一

张必良教授

  张必良顺利让基因沉默技术从“实验室”走向了“市场”,建立了国内首条寡核酸cGMP生产线,填补了国内空白。他将200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克雷格·梅洛(Craig C.Mello)的技术引进了企业,成为第一位走入广州民企的世界级科学家。

  “中国很多父母都希望孩子赢在起跑线上。于我而言,可能属于赢在了转折点。”坐在位于广州科学城的办公室,归国创业十多年的张必良用这样一句话描述自己的人生路径。

  远离广州中心城区20多公里的科学城,是张必良归国创业的起点。如果不是仔细的介绍,鲜有人知这家隐蔽在静谧创业园区的企业,是我国核糖核酸(RNA)领域的龙头企业,而身边路过的这位身材高大、头发花白、气质儒雅的创始人,正是我国“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总体组的专家。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杜安娜

  非常规学霸路线

  对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张必良来说,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出国求学还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那时候,公派留学的名额非常少。

  毕业后分配到浙江师范大学任教三四年后,张必良申请到了留美学校和奖学金。他不得不辞去大学的工作。

  张必良记得,1988年出国时,当时在国内想要看一本世界顶级的学术杂志,一般要滞后一年时间,而且最终看到的还是影印版。实验室设备国内差得更远。

  张必良的专业是有机化学,时间基本上都在实验室或图书馆度过的。

  张必良深知,虽然自己的化学专业不错,但英语是软肋,他上大学时,外语学的是日语。“当时上大学时,连26个英语字母都认不全,出国留学美国,全靠自学英语”。更何况,那是交叉学科大发展的时代,产生了大批的专业单词,很多在中文里根本找不到对应的词。

  读博的五年时间里,张必良全身心投入学习,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做了多少实验。那时候,在哥伦比亚大学,博士五年必须毕业,否则就拿不到学位。而真正能顺利在五年毕业的学生,其实一半都达不到。而张必良却在4年时间发表了4篇高级别学术论文,提前了半年毕业,是当时同届学生里唯一一个提前毕业的。

  进入诺贝尔奖得主实验室

  张必良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时,他看到媒体上对1989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托马斯·罗伯特·切赫的报道。那个时候,核糖核酸(RNA)的研究刚刚兴起。“想着能去他的实验室做研究多好,我想用我的化学知识,去做RNA的研究”。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学术界兴起一个新的名词,叫化学生物学。于是,张必良把自己的研究投向生物学领域。那时候,想去托马斯实验室的人,都是有志于去大学做教授的。这是不少人的梦想。竞争也相当激烈,都是当时世界一流的博士生,还有不少是带着科研基金的。

  转入RNA的研究

  张必良是名副其实的学霸,学科成绩是全A,博士期间的研究成果也非常突出。后来,经过严格的面试,进入这个二三十人的顶级科研团队。后来找工作时,导师切赫教授给他写推荐信时的评价是:“稀有的科学家”。既有很好的化学背景,又能进行RNA生物学研究。

  “要想在美国学术界‘闯荡’开来,主要靠实力和是否有高水平的论文。工作之后,要看有没有科研资金。” 奠定张必良之后研究方向的一篇论文,就出自这个实验室。张必良这篇博士后论文是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它用化学的方法来研究RNA。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领域。研究生命进化,是先有蛋白还是先有RNA。我们想知道,在没有任何蛋白的情况下, RNA是否催化合成蛋白。我要用体外实验去证明,RNA是不是可以催化蛋白肽键的合成。”张必良现在说起这个实验来还津津乐道。

  张必良的回国,与RNA研究的突破性进展关系巨大。1998年初,张必良去麻省大学医学院应聘,与后来的诺奖得主克雷格·梅洛面谈,后来与克雷格·梅洛成为同事。他当时刚提交他们的一篇论文,是有关长双链RNA可以抑制基因表达,也即RNA干扰技术,克雷格因发现RNA干扰现象获得了2006年诺贝尔奖。

  40岁时想法不一样了

关键词阅读:     
上一篇:去年股指震荡走升 沪深两市全年成交额同比降11.71% 下一篇:去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额75187.1亿 增长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