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新京报,医护人员,自己的,的是,都是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普通群众出现的问题还涉及与家人关系等方面。包括担心家人身体健康、担心家人不够重视,担心自己是不是无意间接触了传染源,怕传染给家人,产生了非常大的愧疚情绪。有一些人觉得“生活失控了”,对自己的生活没有了掌控感,伴随这种失控感还会产生一些负面情绪,比如质疑为什么疫情还没有被控制。

  被隔离这个群体,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是,很多湖北地区的市民遇到了污名化的现象,遭到了排挤,包括他们的隐私信息被泄露,遇到了很多这样的困扰。此外,在隔离期间,不确定自己是否被感染,会产生一些不确定性和焦虑的感觉。

  一线医护人员主要是在非常高压的环境下,产生了非常大的情绪和心理压力。很多医护人员在前线也会感到焦虑、感到恐惧,这些都是我们在面对危险时很正常的情绪。但医护人员在帮助他人的同时,忽视了自己的情绪需求。在这样高压的环境下,也很难有时间或空间处理自己的情绪需求。这真的是一个我们非常需要去关注的群体。

  新京报:对于来访者的咨询,团队一般怎么处理?

  林钗华:一般情况下,我们每通热线大概会服务30分钟左右,虽然时间相对较短,但也是心理支持的一种类型。我们首先会从建立关系开始,尽可能地去倾听来访者的声音,了解来访者的困扰,然后去共情,表达我们的理解,去肯定来访者已经作出的一些努力。

  在这个过程中,会先简单地评估一下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比如失眠、焦虑等。然后我们会通过询问的方式,和来访者一起探讨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问题,并一起去想一想,我们可以做什么事情来缓解这种问题的出现。

  比如,很多来访者是一种很焦虑的情况,他们不断地看一些负面新闻,导致情绪更加糟糕,我们就需要让来访者意识到这一点,有意识地减少这种行为,限制对负面信息的获取。然后再做一些可能为生活带来积极情绪的行为,比如安排规划自己最近的生活、在室内做一些运动等,以此缓解改善他们的情绪。

  适当恐惧有其存在的意义

  新京报:面对疫情,对普通市民疏解心中恐惧有什么建议?

  林钗华:想强调的一点是,在疫情面前,所有人尽可能去互相支持,意识到我们所有人都是疫情的受害者。无论是医护人员、患者、普通市民,还是某些疫情严重地区的人,我们所有人都应该站在同一个战线上,彼此都应该温和以待,一起去对抗疫情。如果我们恶意去推开某个群体,只会让我们进一步陷入负面情绪的循环中,不断给彼此造成伤害。

  对于普通市民疏解心中的恐惧,我首先要说的是,恐惧是一种非常正常的情绪,我们所有的情绪都有其存在的意义,都在为我们提供一些信息。比如说愤怒让我们知道自己受到了威胁,我们需要去保护自己;哀伤可能是因为自己经历了一些重要的丧失;恐惧则是我们感受到了不安全,所以我们会对危险的事情更加敏感,会想更积极地保护自己。现在大部分人都开始有意识地戴口罩、避免去人多的地方,这些行为都是非常有适应性的。

 2/3   2 

关键词阅读:     
上一篇:心理专家:医护人员情绪问题需要特别关注 下一篇:宠物连连看特别版小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