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友谊传承跨越时空(特别关注)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友谊传承跨越时空(特别关注)

 

  电影《音乐家》中,由演员胡军扮演的冼星海正在作曲。
  资料图片

 

友谊传承跨越时空(特别关注)

 

  左贞观于1988年赴哈萨克斯坦寻访冼星海故事时搜集的相关资料。
  本报记者 吴 焰摄

 

友谊传承跨越时空(特别关注)

 

  矗立在“冼星海大道”路口的冼星海纪念碑。
  本报记者 曲 颂摄

 

友谊传承跨越时空(特别关注)

 

  阿里兰诺娃向本报记者展示家人与“妹妹”冼妮娜的合影。
  本报记者 吴 焰摄

 

友谊传承跨越时空(特别关注)

 
 

  2013年9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了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演讲。演讲中,他深情地说:“古丝绸之路上的古城阿拉木图有一条冼星海大道,人们传诵着这样一个故事。1941年伟大卫国战争爆发,中国著名音乐家冼星海辗转来到阿拉木图。在举目无亲、贫病交加之际,哈萨克音乐家拜卡达莫夫接纳了他,为他提供了一个温暖的家。”

  

  冼星海的名字在中国家喻户晓,他创作的《黄河大合唱》《在太行山上》《救国军歌》等抗战名曲传唱至今。但鲜为人知的是,他40年短暂生命里程中的最后两年多,是只身一人在哈萨克斯坦度过的。

  1940年5月,冼星海化名“黄训”与导演袁牧之从延安前往莫斯科,制作纪录片《延安与八路军》。1941年,卫国战争爆发导致影片制作中断,冼星海回国之路也因此受阻。辗转流离中,他于1942年底来到了阿拉木图,直到1945年病逝于莫斯科,再也未能回到祖国和亲人身边。

  (一)

  结束了寻访,走在冼星海曾经短暂居住的街道上,我的耳畔回响的,全是《黄河大合唱》的旋律。这是一位伟大音乐家的传奇人生,更是一段中哈两国人民友谊的珍贵历史。

  “我忘不了1988年接到的一个特别寻访任务。”73岁的俄罗斯华裔音乐家左贞观边回忆边弯下腰,从客厅里那排低柜中,搬出一沓沓厚重的材料。不少资料纸页已经泛黄,却排列得整齐有序,有冼星海的手写乐谱,有自己的寻访实录,还有各种关于冼星海的书、文章以及海报。

  30年前,苏联作曲家协会负责人转给左贞观一份材料,那是中国外交部请求协助提供冼星海1943年—1945年详细情况的电函。负责人问他是否知道冼星海,左贞观叫起来:“冼星海啊,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听着他的那些名曲长大的呀!”他震惊于这段历史的缺失,又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我会中文,俄语流利,又懂音乐,对冼星海和他的作品都很熟悉。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寻访冼星海在那段时间里的故事。”

  1988年10月,左贞观登上前往哈萨克斯坦的飞机,开启了寻访冼星海足迹之旅。从阿拉木图到库斯塔奈,他凭借着有限的线索,寻找一切可能认识或接触过冼星海的人。30年前,一些曾经与冼星海相识的人都还健在,左贞观有幸见到了其中的十多位,详细记录了访谈内容,获得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对冼星海来说,那可能是生命中最不易的两年多。

  完全不懂俄语的冼星海,只背着一把小提琴就被火车拉到了阿拉木图。居无定所、举目无亲、食不果腹、贫病交加,是他当时最真实的处境。最困难的时候,冼星海只能把自己收藏的名家乐谱拿去集市换点食物。而精神上的孤独更甚于物质的艰苦,冼星海常常抱着小提琴紧闭双眼。人们问他在想什么时,传来的总是一声低缓叹息:“想祖国,想妻子和女儿……”

  然而也是在这里,在他生命的最后岁月里,冼星海得到了无比的温暖和无穷的灵感。

  哈萨克斯坦音乐家拜卡达莫夫见到冼星海时,他正紧紧抱着小提琴,在冬日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很瘦、眼皮浮肿、头发稀少,可以看出经历了不少苦难”。虽然拜卡达莫夫全家当时也缺衣少食,但他却没有丝毫犹豫,甚至都没问这个叫“黄训”的中国人会逗留多久,就毅然让他寄住在姐姐达娜什家。为了给冼星海添置冬衣,拜卡达莫夫的老母亲找出一件旧大衣连夜翻改,缝衣针把手扎起一个个血泡……

关键词阅读:     
上一篇:5月需特别关注水痘、手足口病/疱疹性咽峡炎等传染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