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中美经贸摩擦特别关注:中美关系需要理性的声音

时间: 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

    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和多家美国智库共同主办的中美智库贸易对话会日前在纽约和华盛顿举行。在为期两天的对话中,两国专家和官员代表就中美经贸摩擦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力图找到解决两国贸易争端的正确路径。这是自今年年初美国频繁采取单边主义措施并导致中美经贸摩擦不断升级以来,两国高端智库专家首次举行大规模贸易对话交流。在中美贸易摩擦频繁的背景下,这样高端、理性的对话显得尤为重要。

    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与人大重阳举办的圆桌论坛午餐会上,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发表讲话时指出,“中方始终致力于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采取能照顾双方关切的平衡方式,通过严肃、务实和实质性的谈判磋商来解决经贸问题,这个过程必须是能相互释放善意,体现彼此诚信的。通过这样的方式,经贸问题的解决当不至困难如斯”。崔天凯还进一步指出,有些人虽然身居高位,但他们却缺乏足够的常识。这些人相信:他们可以无视经济规律,破坏全球供应链,却不会对自身经济造成任何损害;他们可以永远垄断新技术,阻止他人创新并从技术进步中获益;他们可以通过指责别人来逃避肩负的重责,比如解决国内日益严重的经济社会分化问题等;他们可以通过四处树敌来让自己变得“伟大”。正是这种思维方式增加了当前国际关系的不确定性,给中美双边关系特别是经贸关系带来困难。

    所幸的是,在美国,仍然有来自企业界、思想界和战略界的理性声音在大洋彼岸回响,为发展健康的中美关系寻找解决之道。8月底,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拟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系列听证会在华盛顿举行。在这场被称作马拉松式的公众听证会中,记者在现场能够明显感受出贸易战给美国企业带来的痛苦和美国挑起贸易战的不得人心。不少美国商家情绪激动,痛诉失去中国市场和供应链后给自身企业带来的种种弊端。他们认为,美国企业一旦断绝中国供应链,重新开辟其他国家市场不仅会耗时耗力,还会增加成本,最终增加的成本要么由商家自己消化,要么传导给消费者。无论哪种结果,对美国民众而言都是难以承受的。据媒体报道,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施蒂格利茨认为,特朗普准备与中国全面开打贸易战的举动会导致“税收无处不在”,大幅增加的成本要由民众去承担,而美国最贫困的阶层会因此遭受最沉重的打击。

    罗伯特·雅各布·萨缪尔森是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常年撰写有关商业和经济问题的文章。近日,他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名为《特朗普打不赢的贸易战》一文。文章指出,“当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特朗普总统发动的贸易战或许还是注定会以失败而告终。”文章认为失败的原因有很多种,一是特朗普总统发动贸易战的目标国家,特别是中国、日本和德国不会答应特朗普的要求;另外一个威胁来自美国内部,受到关税危害的美国公司对贸易战持强烈反对态度。目前上述两个现象都确确实实发生。除此之外,即便上述两个原因能够避免,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仍面临更大的威胁,那就是美元作为世界主要货币所发挥的作用。而这正是美国长期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所在。作者认为,美元作为全球主要货币,意味着即便在美国人不参与的情况下,美元依然被用来处理贸易交易和跨境投资。额外的美元需求提高了其在外汇市场上的价值。这使得美国出口变得更加昂贵,而进口更加便宜。实际上美国进口大于出口的事实也让美国享受到了利益,比如进口增加抑制了通货膨胀,让消费者有了更多选择。此外,流入美国的资本进入银行、债券和股票市场后降低了利率。当然,在这一过程中,美国农民、制造商和工人成为受害者。他们面临着来自更严酷的外国竞争,无论在出口还是进口市场。但这些原因都不容易(由政府)向公众解释,而更为简单的是特朗普总统的说辞,其称美国贸易逆差证明了其他国家歧视美国产品,以及美国进口监管措施太松散等。这给美国消除歧视和收紧进口限制提供了口实。此后特朗普总统陷入了与美国盟友、中国等国家无休止的谈判中。萨缪尔森说,即便美国在这些谈判中获胜,对美国贸易逆差的现状改变也不会太大。因为这是由美元作为全球主要货币的本质决定的。美元升值将会进一步扩大美国的贸易逆差。特朗普总统已经把自己逼到“不容易退出的死角”。

上一篇:产业资本频频增持 四只股受到特别关注 下一篇:特别关注“试金石”承压力 别错过超跌中小创补涨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