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食品安全犯罪司法认定问题研究

时间: 来源: 未知浏览:
食品安全犯罪司法认定问题研究

行为对象:伪劣与伪劣产品的界分

在安全犯罪的规范治理中,“食品”是一个绕不开的基本范畴,因为它不仅决定刑法典第143条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和第144条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以下对这两种犯罪统一表述时概称为“生产、销售伪劣食品犯罪”,这两类食品统称为“伪劣食品”)的适用问题,而且影响到刑法典第140条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司法认定。这种关系决定了伪劣食品与伪劣产品的区分看似简单却是需要细细斟酌的司法问题。

食品与伪劣食品

论及食品的概念,虽然刑法中没有具体表述,但食品安全法第150条作出了明确规定:“食品,指各种供人食用或者饮用的成品和原料以及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品,但是不包括以治疗为目的的物品。”那么,司法实践中是否可以按照这一规定来理解刑法中的食品呢?

在2012年经媒体曝光而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的系列“问题胶囊”案件中,法院在审理时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涉案胶囊是否属于食品。对此,浙江省新昌县人民法院在“赖三学军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的判决中认为,胶囊是可以随食品被食用或者随药品入口进入人体而属于食品,从而否定了辩护方提出的“胶囊不是食品”的辩护意见。不过遗憾的是,判决没有详细说明裁判理由。当然,在这一诉讼焦点的背后,刑法理论对“食品”的理解也并非毫无争议。

有学者认为,食品安全法关于食品的诠释是狭义的,指向对象是应然的食品;《刑法》中的“食品”是广义的界定,指的是“各种供人食用或者饮用的成品和原料以及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药品的物品,但是不包括以治疗为目的的物品”,外延应当大于食品安全法中“食品”,除了可为人所食用以外,还包括只是徒有食用之名而不能食用的“食品”。从中可以看出,该论者之所以认为《刑法》中的食品范畴更大,是因为包括了有毒有害“食品”等不能食用的物质。在笔者看来,该观点看似合理,却没有准确理解食品安全法中食品的特征,混淆了食品与安全食品这两个概念。《刑法》与食品安全法对于“食品”的理解应当是相同的。首先,食品安全法对食品的界定是中性的,只是形式化的表述,而不涉及本身的安全性。从结构上说,食品安全法从三个方面对“食品”进行了诠释:

一是包括供人食用或者饮用的成品和原料;二是包括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品;三是不包括以治疗为目的的物品。该定义没有提到食品的安全性问题,意即只要是生产者以供他人食用、饮用的名义生产的成品或者原料,在不以治疗为目的(不具有药品的用途)的情况下,都可以视为食品,不论它是否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其次,直接把食品安全法中的食品等同于安全食品,是论者认为应该扩大刑法中的食品范围之重要原因。食品安全法第150条规定:“食品安全,指食品无毒、无害,符合应有的营养要求,对人体健康不造成任何急性、亚急性或者慢性危害。”据此,食品安全法中的食品与安全食品是两个具有包容关系的词汇,后者具有无毒、无害和营养性的特征,这一点与食品相区别。其实,也正是因为食品本身不要求具有安全性,刑法中“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这一称谓才具有逻辑自洽性。因此,不宜对刑法和食品安全法中的食品做出区别理解,而应该按照后者的标准来认定刑法中“食品”的内涵。相应的,这里的伪劣食品,主要是相对于安全食品而言的,即是指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

综上所述,如以工业酒精兑水后充作白酒出售的行为,根本不能称之为食品,若将两部法律中食品的概念等同,惩治这种严重危害社会的行为将无法可依。其实不然。工业酒精兑水后充作白酒出售,说明嫌疑人生产加工该假酒的目的是提供供人饮用且不以治疗为目的的“白酒”,这完全符合食品安全法中食品的定义,因此,亦可以认定为刑法中的食品。同时,由于行为人在加工白酒的过程中掺入了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故而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也就是说,惩治此类行为根本不会无法可依。同样,在“赖三学军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中,辩护人关于胶囊不是食品的辩护理由是不能成立的。因为根据上述认定标准,用工业明胶生产的胶囊,是用于或者药品的外包装,是和保健食品、药品一起供人食用的成品,但胶囊本身不具有治疗用途。因此,涉案胶囊符合食品安全法的定义,应认定为食品。

关键词阅读:       
上一篇:日本生鱼片国内畅销,看中十几亿消费市场 下一篇:没有了